全职粉,奥术粉,美图控,字素控。
脑袋里全是幻想和冒险的摩羯座。有的时候特别勤劳有时懒破天际的码文者。
朝着大神的目标而前进。
总感觉自己越来越糟糕啊……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加油QAQ
……反正也没多少人知道我的啦】
2

“麻烦你,谢谢你。”

15

【维赛】短打无题

维鲁特对赛科尔至始至终都是唯一最重要的,但是对于维鲁特不尽然。


“对,我是狗,”蓝发的少年嘴角上扬发出了接近疯狂的笑声,“——对!有个名字很好!恶犬!”

“谁他妈再给维鲁特添烦心事儿——”

“渣滓,去死。”


蓝发少年觉得自己这一刻应该是特别帅气的,却在看见维鲁特时锐气尽收——如同犬那般——乖顺的不似前十秒的恶劣模样。


“各位,”维鲁特眯着眼睛拍了拍路普的肩膀微笑着看向在场者,“会议开始。”

9 1

【舜远】Under the Rose[试阅]

尽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舜带到魔阵中心光芒最为耀眼的地方。

马上就结束了,他想。

有那么些绝望的感觉,却又如释重负。尽远再怎么想不透也不肯再去想它了,毕竟再怎么样,十分钟内他的殿下也不会突发神迹想起有关自己的事情——其实,对自己是一种解脱罢?

他偏头,那条天际线依旧是黄昏与黑夜的交相辉映,红澄澄的一大片和深邃的黑混在一起。应该是灵魂火炉马上要启动的前兆。

嘶吼的悲凉。

头一次,想放声大哭,一切的一切都被娇嫩的蔷薇尽数销毁,于是不留下任何痕迹。

身后的舜看着尽远阴晴不定的面孔皱起眉头。

要知道这不代表他什么都没有发觉。

这几天以来的所见所闻仅仅是凭借这个少年在为他叙述,介绍。尽管...

仅仅只是觉得,如果连这个秘密都被禁止,你还剩下什么?小子。——Under The Rose


你是要这个金簪子还是银手镯,都不要的话这双你用过的木履怎么样?
——Under The Rose


所言极是却暮色苍茫。——《under the rose》


这和任何事情都无关,只是这件事就被这样判定。即使想要倾诉,都会被嘴中的蔷薇尽数毁灭。——《Under The Rose》

7 4

我承认我又有脑洞了怎么滴【bushi


1.总裁舜x心理医生+猫咖老板尽远


总裁舜欧德文有比较轻微的抑郁症,尽远是他的私人心理医生,后来舜单方面对尽远有了感情,某天下班独自徘徊在公司附近,走进了一个猫咖。

尽远:欢迎光临……真巧。

舜:真巧。

然后?两个人一起撸猫一起交流感情。

再然后?尽远是什么?猫比它好玩多了。

咳,这片应该是轻松搞笑的小短篇吧。发糖的。


2.集齐各类花吐的梗和衍生梗,势必把尽远虐到挂后再挂为止

尽远死后被留下做为摆渡人,保留了记忆,舜之后死亡进入冥界被尽远私心引导希望他恢复记忆,但是……——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啊对不对!【踹

花吐症和衍生的梗我...

1

我与陛下,相识已久,不必相见,也不用再见。

——《Under the Rose》

5 2

占tag致歉,虽然只是一个小透明但是做出的舜远day100应该是完不成了

有缘再一点一点补上吧……

还有几位的点文我会记住的,

尽可能地完成吧……


致歉。

10

第一次尝试了一下维赛。可能有色差见谅啦【合掌

p2是性转维鲁特吧

15

【舜远】Day.6 绿发白雪基(x

00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城邦,国王和皇后非常相爱。


01

皇后怀孕了,所有的人都祝福着她,觉得她会生下一个可爱娇小的公主。在那年春天,幸福的皇后这么许愿道:“我要我的孩子拥用一头美丽的长发,颜色如同春天新生的树叶嫩芽,还要有碧色湖水般的眼眸,要温柔而仁慈,是快乐的,是智慧的,愿这一切能够达成。”

虽然之后生下的是一个小王子,闹上些许笑话,但是家庭美满,一切都顺顺利利——很不幸的是,国王突然得了重病离开了人世,皇后悲痛欲绝,只能一人承担起管理城邦的重任来。


02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城邦,城堡里面只住着忧愁的皇后与冷漠的王子。

小王子的头发与眼眸是春天嫩芽...

2

独角的吸血少女,嘿嘿。


继续摸鱼。

12

尽远^q^……


可惜舜太难画了……躺尸……

以及 ——各位不要在意的大胆点文梗好吗!!舜远梗越来越少了,绞尽脑汁……

3 2

占tag致歉


由于考试以及存稿全被病毒格式化的原因,舜远100days将于7月1日重新连载。

致歉。

以及,也缺梗了——各位要点梗的过来评论啊!!我需要脑洞的海洋!!!

2

花 院。

4 3

咳,抱歉占个tag

这里苏鬼,正在写舜远100天

三个臭皮匠顶过诸葛亮——


所以这里是给大家点文点梗的


不过这里比较挑食,不一定把所有的更全部都写了,不过每一个评论我都会好好看一遍。

西幻,古风,架空,科技……

文风不确定所以以上的背景我都能够接受。


【在此,比个哈特给每一个喜欢舜远的各位。】

18 6

【舜远】Day.5 烟酒茶

#ooc请告知
#或单箭头向
#短打

南国盛宴,舜是一向不喜的。

身披华服,觥筹交错。
往往在与人交谈时,身旁的侍卫会远离自己许多,然后——然后就是这么遥远的看着。没有表情的,喜怒哀乐全然没有的。

他是远离了世俗的少年。

可南国晚宴是必要充斥着奢华侈糜的烟酒味,它们是装饰虚荣的主角。
舜是必然会沾染上的,是无可奈何。

尽远不需要。

难得饮酒,暗红色酒液挂壁在澄澈明净的玻璃杯上,舜的目光游移最后还是定在自家绿发的少年。

“尽远……”

太子这么臆构画面。
他的尽远应该是处在纷繁茂盛的花木中间,安安静静被笼罩在檀木花香的气息里,静坐着,行云流水般熟练挑拣上好的茶具和茶叶来泡出一整屋子清冽扑鼻的...

© 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