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奥术粉,美图控,字素控。
脑袋里全是幻想和冒险的摩羯座。有的时候特别勤劳有时懒破天际的码文者。
朝着大神的目标而前进。
总感觉自己越来越糟糕啊……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加油QAQ
……反正也没多少人知道我的啦】
10 1

【舜远】Under the Rose[试阅]

尽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舜带到魔阵中心光芒最为耀眼的地方。

马上就结束了,他想。

有那么些绝望的感觉,却又如释重负。尽远再怎么想不透也不肯再去想它了,毕竟再怎么样,十分钟内他的殿下也不会突发神迹想起有关自己的事情——其实,对自己是一种解脱罢?

他偏头,那条天际线依旧是黄昏与黑夜的交相辉映,红澄澄的一大片和深邃的黑混在一起。应该是灵魂火炉马上要启动的前兆。

嘶吼的悲凉。

头一次,想放声大哭,一切的一切都被娇嫩的蔷薇尽数销毁,于是不留下任何痕迹。

身后的舜看着尽远阴晴不定的面孔皱起眉头。

要知道这不代表他什么都没有发觉。

这几天以来的所见所闻仅仅是凭借这个少年在为他叙述,介绍。尽管记忆尽数消失,但不意味着他什么都没有感应与想法。引导他的少年所说的十分贴合着自己内心的直觉——当然,除了他努力掩盖住自己的身份,其余的让他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

这确确实实是好事,这代表大部分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是能够让他重新找回原来的记忆——但是到目前为止,那些被找回来的回忆都缺少了很大一部分东西,空白的,虚无的一片一片。他很讨厌这种感觉。

他更加讨厌每次看见从引导者的口中吐出的花朵,因为那意味着又会有一个秘密不能被他知晓。

那么一瞬间,舜臆想似得觉得面前的绿发少年就是那记忆最深处被埋藏的存在,就是想起的往事中被狠狠挖去的那一块部分。

可是为什么?
他停下了,再一次,就像第一次看到那引导他的少年时那样,询问道:“你是谁?”

“什么……?”

尽远怔了怔回过头也停了脚步,他楞楞的看着舜坚定无比的眼眸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完了,明明已经想要放手的想法又被海潮淹没——他还能想起我来?

不……

“欧德文先生,请不要再问了。”

“你不该这么称呼孤。”

“……那请你告诉我,我应当怎么称呼你。”
尽远在这些天里一直都避免直视他的殿下,今天的他自己都觉得太过勇敢了,直面着他的君王?不,怎么可能,怎么会这么做?

“你,你的确是尽远斯诺克。”
“你是孤的侍卫。”
“是你陪着孤一起当佣兵冒险。”
“是你——”
“舜。够了……”

舜没有停下,继续道:“孤心悦你。”
“……”
“孤心悦你,尽远。”

尽远突兀这么觉得,眼前是一片极其巨大的浪潮,铺天盖地。

————————————————

可能走的是偏原著向的,大约是舜死了作为灵魂失忆,尽远想让舜想起来的故事。

评论(1)
热度(10)
© 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