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奥术粉,美图控,字素控。
脑袋里全是幻想和冒险的摩羯座。有的时候特别勤劳有时懒破天际的码文者。
朝着大神的目标而前进。
总感觉自己越来越糟糕啊……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加油QAQ
……反正也没多少人知道我的啦】
6

  “快,这里有伤员!”
  “人类逼近!请求增援!”
  “精灵弓箭手准备!”
  战火已经燃烧到了精灵的区域,人类大肆清洗艾达啦大陆的种族,这已经是精灵的最后一战,而精灵这一方已经被战争消耗得吃不消了。
  精灵森林外围魔法咒语声起伏一片,弓弦声瑟瑟作响,还有人类和精灵的喊叫声……
  ………………
  “不成功便成仁的节奏吗?啧,无聊……”一名人类男子倚靠着一旁的参天大树,放下了手中做工极其精致的银白色复古长剑。手柄处是用哥特体刻的【L.A】两个字母,剑鞘稳重修长。手中把玩的是用白银打制出的打火机,打开,是灰红色的火焰。
  不断跃动的火光在昏暗的古树下角落发出瑟冷的微光。“好冷啊……”男子皱了皱眉,神色淡然着挑出一根细长的香烟。
  点燃。
  袅袅青烟慢慢上攀。
  
精灵森林中心某个绿蔓木屋中
  “长老……”,精灵侍从悲伤道,“已经……挽救不了了……”
  “不用担心。”摆手。
  “这里有人?……唔!此人……居然没有命运轨迹!”长老捋捋银发突然皱眉,怒吼,“嗯!?火焰!”
  “长老?……长老等等!诶!……”
  

  “人类,火焰乃是森林禁物!汝为何人!?竟如此嚣张!”
  苍老的声音被魔法精细控制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长老巨大的威压笼罩下来将男子包围。男子被突兀出现的声音惊吓到,下意识放出范围性的无形攻击。
  
  然而——逃不出去?……雾草这什么实力!……男子挑眉,僵直着身子后退一步。
  威压仍然没有散去,反而更加厉害。

     精灵的气息?……男子细细思考,这才恍然。
  “雾草?啧啧……好好好,我不抽烟了行吧……”耸肩,他不得不如此说到。
  男子双手抬起,用着不知名的魔法将长烟捻灭成粉末,然后微风一吹便消失殆尽。男子朝四周望望,便看见一位身着银灰色魔法袍的老人慢慢拄着魔杖走过来从森林深处走来。
  愤怒,责备,无数复杂的情绪。男子不得不噤声,只能默默直面盯着老人双眼,脑内在不停的分析着当前局势和接下来如何逃跑的计划。无用。
  他是时旅者没错,长生不老没错,但可没说受了伤也不会死啊!啧啧。男子微微摇摇头。
  “汝为何人?为何协助吾等精灵一族这次战争?”
  “这次?怎么可能就帮你们这一次啊,我们可是好好帮了五次哦!”男子故作着爽朗笑了笑,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来说明他们的协助有好像多辛苦似的。
  长老眯眼,默不作声。
  “诶长老长老,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残害你们精灵族的想法——只是呢……”男子人畜无害的微笑着,却在此刻让人感到寒冷的可怕。长老眯眼望着对方。
  “何事?”长老冷声。
  “想要一朵隽芝花而已。用你们族人的胜利换一朵花,可以吗?”
  “那也要汝等打的赢!”魔杖狠狠捶向地面,元素混乱纷飞,男子再次后退一步。
  吞了口唾沫,“真的,真的长老,昨天的账就是我帮忙的啊!”
  长老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嬉笑着却根本看不出多少【信息】的男子,攥紧了手中魔杖。隽芝花在精灵族不算十分珍惜的植物,但绝对不属于像狗尾巴花那种的野草!精灵长老不是觉得花换胜利贵,反而是觉得太便宜,便宜过了头!
  “长老大人,这只不过任务需要罢了。而我不过是加快精灵族与人类互分天下的局势而已,对吧?”
  “何为汝名?”长老冷声道。
  “路西法。路西法.岸。”
  沉默。
  树林婆娑,沙沙作响。
  岸转身摆了摆手,“那我去帮忙了啊,忙完就把花给我哦,不要抵赖哦!”刚往前走了几步又顿了顿身子。
  “不用多看命运轨迹啦!——因为,我没有啊……”淡然道。

  “天下仅有死者才……难不成,难不成!”长老望向渐渐远去的人,突然激动着开始喃喃自语,“命中无人者将护吾族千年太平,竟是……竟是此人!阿佩罗恩赐!”

  


  “哗——”一个身影从古树上跃下。

  “啊呀呀我说,寻,好像这长老把我认成什么救世祖了啊,咋办?”路西法扯了扯那个跳下树的人的衣服大大咧咧坐下问到。
  “呵,是你偏要耍帅,说什么【胜利换一朵花】,不是蠢是什么?”寻拍开手也一同坐下这么说道。
  “诶!?怪我咯?这任务谁接的?”路西法.岸皱着眉仰头鄙视着自己的搭档却被对方冷漠的揉了一鸡窝头发。“你不也同意了吗?说什么找花而已很简单,一个礼拜以前的事别忘了谢谢。”
  “啧。”岸砸吧砸吧嘴,起身,拍了拍衣服和裤子边走向前线。“啊呀,去啦去啦去啦,今天的账可不能打输啊!否则任务奖励就没了。”提着长剑走去。
  寻摇摇头,轻笑着跟随其后。
  “浮躁。受伤了别大叫。”
  “怎么可能,我贵人可厉害了,这招超厉害的!”

tbc—

  
  

评论(6)
© 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