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奥术粉,美图控,字素控。
脑袋里全是幻想和冒险的摩羯座。有的时候特别勤劳有时懒破天际的码文者。
朝着大神的目标而前进。
总感觉自己越来越糟糕啊……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加油QAQ
……反正也没多少人知道我的啦】
4

时旅囚人

 精灵之役02

手中是不是挥舞着长剑,摆弄出他口口声声说的那个“贵人”教给他的招式,不过又不认真,软绵绵的丝毫没有气力。寻冷眼望着岸,直皱眉。即使自己是死了那么多年,可骨子里还是有军人的气,当过军官,还带过几队毛孩子【新兵】。看着路西法软弱无力的动作实在是忍无可忍于是“啪叽”一下把剑打到了地上。
  
  “嚓——”
   剑插入泥土。分离。

  “干嘛干嘛呀……啧啧。”岸为自己的长剑愤愤不平。
  “你看,好好的剑都被你弄脏了!”挑了挑眉头,弯下身微微用力拔出武器,开始专注的擦剑。两个人陷入沉默,只能听见风声轻轻缓缓吹过树叶婆娑而发出的白噪音,令人有些昏昏欲睡……

  
  说老实话,路西法对于救世主什么的还没什么想法。
  “说不定是其他时旅者嘛,对不对?”岸心存侥幸。他可不希望有什么家伙来打搅自己已然制定的计划。
  “除了我们两个,暂且还没有其他人来到这个世界。”
  “咦,你怎么知道的?”岸有些惊讶,“你不是只会控制液体吗?这种事也能感应?”超怀疑啊——寻瞥了岸一眼,指了指手腕处的类玻璃质的手表。
  “喏。”
  “什么?”
  卡纳兹抬高手腕,让彼此都能看清一些。手表上方渐渐升起一块高科技气息浓厚的半透明板块,上方用金属质地的时旅者文字写着——“已有 2 位时旅者在此世界活动。”
  “两位?怎么测的?——哦,是靠我们体内的那种物质对吧。”
  寻点点头。
  “还蛮高级的么。哦哟还是光能的……我居然不知道,真是跟不上潮流了——不过你居然会去买,真稀奇。”岸嘿嘿笑着。
  “一礼拜前我做任务准备看到的,听朋友说还可以就买了。”
  “唔,多少钱?”
  “一千多吧。”
  “出奇的便宜啊……”岸摸索着下巴轻轻叩几下板子,光晕散漫开来,在略显昏暗的森林里发亮。“我们说回话题——现在精灵族和人类一战,你有什么想法?好歹你当过军官嘛。”路西法嬉笑着,一肚子坏水。寻动了动自己的长剑,白了自己的搭档一眼。
  咳了咳,脑中思寻了一会儿,道:“我以前在上课的时候看过一些战术类的书籍,但是那时候很少有操练的机会——毕竟几百年过去了,大部分都忘了。”皱了皱眉,“地图。”
  “哦,嗯。”默契的将地图翻出,铺开,然后指着战火最为猛烈的地方自顾自道:“这里是人类和精灵现在的边界交界处,原本交界处的那一边是矮人的——”用随身携带的笔浅浅画出一个圈而后继续道,“明明这里属于精灵较为熟悉的地方但是却是人类占据上风。森林茂密,树枝分叉的最为繁密。天生就拥有森林庇护的精灵居然被压制,想想就不可思议啊……”
  “人类恐怕有秘密武器。”寻果断地说道。
  路西法·岸赞同的点点头。

  然而知道了,有什么卵用啊……

  两个低级战术使用者,得到的是双倍的缄默和举手无措。


  “啊啊!既然如此的话,那我自己就去看看,反正我们两个人的‘效果’今天上午就可以出现了吧。”岸揉揉太阳穴起身,象征性的拍了拍自己珍爱的长剑,“现在就走!”
  “谁给你的勇气,蠢货。”习惯性的鄙夷。
  “你。”

  寻听完,一副冷漠的样子,眨眨眼,没说什么。
  “记得回来,有事找我。”卡纳兹·寻一并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落叶和泥土。

  “啊啊,对了!——接着!”

  手中,是那个熟悉的打火机。寻下意识接住后低头皱眉。
  “干嘛?”问岸。
  “怕精灵打我嘛,哈哈。”
  “这是我送你的,想借此还回来?”
  “唔,那倒不是——”路西法从口袋挑出一根细长的香烟,“最后一根雪银莲香的,点上吧。我去那边当个小兵,发现的可能性不大,到时看我大放异彩哟少年。”
  “成年人点,谢谢。”
  “这有什么,我十三岁死的。”
  靠在古树上的寻有些在意的盯住搭档眼睛,愣了好许,伸出手帮他把烟点燃,渺渺升起一缕白烟。凑近。然后鼻腔中满满的是花香。“雪银莲的花语是万事顺利,你就放心吧。”寻不语,眯起眼睛望向搭档自信的眼眸。再次道:“蠢货。”
  “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啧!”岸出声抗议。
  “行了。有危险叫我就成。”寻走近岸,高大的身影把对方的身躯尽数掩盖。
  完全占有。

  额前的温热。代表祝福和祈愿。

  “看不出来啊你。”
  “闭嘴就好。”
  “行了,走了。”岸微微抬头笑道,而后向后退一步,不留一丝留恋的奔向精灵与人类战争的前线。

  “呵。”
  寻再次攀上古树,瞬间便消失了踪影。
  
  


评论
热度(4)
© 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