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奥术粉,美图控,字素控。
脑袋里全是幻想和冒险的摩羯座。有的时候特别勤劳有时懒破天际的码文者。
朝着大神的目标而前进。
总感觉自己越来越糟糕啊……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加油QAQ
……反正也没多少人知道我的啦】
18 6

【舜远】Day.5 烟酒茶

#ooc请告知
#或单箭头向
#短打

南国盛宴,舜是一向不喜的。

身披华服,觥筹交错。
往往在与人交谈时,身旁的侍卫会远离自己许多,然后——然后就是这么遥远的看着。没有表情的,喜怒哀乐全然没有的。

他是远离了世俗的少年。

可南国晚宴是必要充斥着奢华侈糜的烟酒味,它们是装饰虚荣的主角。
舜是必然会沾染上的,是无可奈何。

尽远不需要。

难得饮酒,暗红色酒液挂壁在澄澈明净的玻璃杯上,舜的目光游移最后还是定在自家绿发的少年。

“尽远……”

太子这么臆构画面。
他的尽远应该是处在纷繁茂盛的花木中间,安安静静被笼罩在檀木花香的气息里,静坐着,行云流水般熟练挑拣上好的茶具和茶叶来泡出一整屋子清冽扑鼻的味道。若是泡的满意,还能看见他鲜有的微笑表情;若是不够,他会停下,他会微微蹩起眉头稍稍叹息。

总觉得他的尽远沾不上烟酒味。

混混杂杂,又干干净净。

对的,对的。
舜后来这么形容道,他是花木的孩子。

尽远见舜的身遭人愈来愈多,就走近了那个开放的阳台。

月光正好,行云正好,花香正好,人正好。

舜晃了晃手里的酒,突然觉得口涩,他有些贪尽远的茶了,哪儿有茶?可醒醒。又漫漫的,大约的确是喜欢上自己的小侍卫了,他这么想。

尽远想?

可尽远不想。
尽远只是有些疲累的闭上了双眼安安静静沐浴在流水的月光里。

——

“很抱歉,失陪一下。”执杯,示意。

失陪一下,莫要不悦,月光邀吾,临时赴约。

评论(6)
热度(18)
© 苏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