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奥术粉,美图控,字素控。
脑袋里全是幻想和冒险的摩羯座。有的时候特别勤劳有时懒破天际的码文者。
朝着大神的目标而前进。
总感觉自己越来越糟糕啊……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加油QAQ
……反正也没多少人知道我的啦】
4 1

【时旅囚人】女装任务 【重写制】

#未成为搭档的两人

#卡丘戏份挺多

#前部分逗逼,后部分打戏出没

#女装 注意

#性格迥然不同的岸哟

 

00

“路西法.岸,时年十三龄,死亡。” 
“经尸检,因其母亲而死。” 
“牧师应为其净化,术士给与他祝福,灵师咏唱着赞歌。” 
“为天堂的纯洁神魂默然祈祷。” 
“啊拉萨穆……” 
“啊拉萨穆……” 
 
“啊拉萨穆……”  
…… 
 
“路西法?路西法.岸?……喂喂!怎么哭了,喂…” 
 
岸窝在被子里蹩起眉头。 
   
好吵。 
是谁…… 
什么?…… 
 
身体被不断摇晃,路西法吵的实在无法安眠。怒气冲冲骤然睁开眼,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哎呀你烦不烦——”
瞬间——“咚!” 
 
“嗷,痛!——卡丘你干什么?!” 
 
“我特么还想问你咧!” 
 
略有些清醒的他倚着靠枕坐在床上,低着头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见对方陷入了沉默很是烦躁的抓乱了自己金黄色的短发又重重倒回床上。 
啊,起床气不是一般大。 
卡丘终于炸了,“我靠你醒啊今天有任务啊别忘了!” 
 
“我记得的啊 !是去偷一串钥匙对吧好了让我睡觉! ” 
 
“靠!” 
 
“别说脏话啊蠢球!” 
 
“球个鬼啊!” 
 
01
 
路西法还是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被卡丘问起流泪的原因只好先胡乱糊弄的过去,刷牙洗脸,将刚定制拿来的的女装摆到眼前。
   

  ——没错,女装
 
“卡丘我告诉你这辈子我就恨定你了。” 
 
“闭嘴吧,路西法.岸,谁教你骰输了?” 
“呵,不知道是谁作弊啊。” 
“呸,你没作弊?” 
“呵呵。” 
“咚”的一声,路西法狠狠关上木门发泄怒气。 
  
 
 
 
卡丘漫不经心打着哈欠,听见一旁房间咯吱咯吱着发出响声便斜了一眼,他却愣是再也没移开目光。自己亲密的好友着装完成从房中走出,景象一派妖娆。我擦,他吞咽口水暗骂。 
“妈的,你还是做女的比较好……” 
 
路西法斜眼望向对方,斜着眼轻呵一声以表嘲讽。戴上了金色齐肩大波浪的假发,用发梳好好梳理了一遍,又戴上了浅蓝色的发箍。岸小心提着束腰类哥特风格的浅紫罗兰色蔷薇花纹长裙,踏着小碎步在卧室里来回走了几遍。高跟鞋难走极了,平衡着重心使自己不致摔跤,哎,天知道女人们为什么喜欢穿着这个鬼玩意儿?
卡丘左瞅瞅,右瞅瞅,旁观着,终于点点头。路西法嫌弃的瞪一眼对方。

“怎么样?” 
“唔,可以了可以了,应该能骗过那个大色呸。” 
 
岸皱着眉,浑身不自在。 
“能不能不看我?怪难受的。” 
“诶,不不不,不看白不看。我想师傅肯定很期待你的女装。啊啊,对了,快快快,让我拍下来!” 
交友不慎……

“——来,卡丘让我把你的头拍下来再说。” 
 
 
02
钟声回荡五声。 
白鸽飞起。 
 
路西法和卡丘准时来到了任务地区——罗卡萨酒店。那是市区中心最大的高级酒店,位于最繁华的区域,车水马龙,嘈杂声响。今天,三楼,普罗兰大厅,正举办着目标人物乌撒将军的舞宴,两人的任务则是取得乌撒将军随身携带的一串全银钥匙。 
   
“你去补个妆,免得被认出来。” 
 
一巴掌拍上人后背狠狠警告对方不许嘲笑,路西法莞尔一笑,若无其事的听话着走开。卡丘笑笑,好似并不在意。 
   
 
 
 
“……痛死了。” 
 
卡丘躲进角落,揉揉后背,摘下了绅士帽,整理衣冠后略微为同伴祈祷。这次的任务其实不算太难,只要取走钥匙即可,只怕……有什么变数。心中隐隐不安,不妙。咬着指甲思考了几许,摇摇头卡丘还是进了舞会大厅。 
 
 
“走一步算一步吧。” 
   
 
 
 
03
“要命,差点进男厕了——靠,说这话太违和了……”路西法拿出粉扑,充满怨念着补着妆,嘴中不停的自言自语。倒也不是多讨厌女装,而是卡丘的所做所为实在让人……念念叨叨着最后无言叹了口气。 
 
路西法走进休息室,扯了扯略略歪斜的长裙和长发,毫无形象的坐下瘫倒在椅子上。 
 
确是不经意间抬头看见镜中的自己,与模糊记忆中的年轻母亲重合,路西法突然慌神,起身走向镜子前,“我?……”,下意识将双手附上,在水银面上勾勒着一划划线条。 
 
“母亲……大人?……” 
 
 
“恋母情结啊,路西法先生。——或者叫你女士比较恰当?” 如此陌生而又熟悉的让人可恨的嗓音!?是——
 
“……!?” 卡……卡纳兹.寻?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04
路西法面对着他,紧抓着上裙摆,蔷薇花纹被抓得完全变形。他警惕的看着对方。时旅者与时旅者的遇见,除了合作,路过——就是争锋。 
寻穿着规整,华丽而不失庄重的军礼服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更加英俊,冷酷。洁白的领结,浅蓝色军衣。他抱臂半依着门框,冷笑着观望穿着女装的男人。 
居然难得的适合他,卡纳兹如此所想。“你当女人好了。” 
没憋住,寻还是说了出来。 
岸冷眼,扭头,大大方方踏着淑女步走出休息室。走至半路,他突然又顿住。 

“寻,” 

没有回头,“她”平淡的对那人道,“希望我们不是双方任务的敌人。”话音刚落便踏着碎步径直离开。 
 
但是啊,

我可是很期待和你的决斗啊。路,西,法。那人眼中漫出笑意,看向那离开的妖娆背影直至消失在大厅那处…… 
   
 
05
“怎么了?怎么晚来了那么久?” 
卡丘走上前去,很自然的挽上走来的路西法的手臂,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怀表打开看了看,挑眉,“你有点晚了啊,门口的人已经有点起疑。” 
“没怎么,看见了某个意料之外的人而已。走了。” 
咦?不开心了?卡丘愣了愣狐疑地看了一眼对方。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可以感受到对方心情真的挺差的。抿了抿嘴,却没再问他。 
 
 
 
 
大厅金碧辉煌,墙壁镶嵌着大型宝石,大部分被匠师雕刻成各式动物和人物,琉璃玻璃用作窗户,折射光晕,水晶灯不断闪耀,明明仅仅只是烛火却亮的耀眼。 
 
“真是气派——办这个舞宴是干嘛用的……炫富?”卡丘不著痕迹地四处望望,半开玩笑的说着。

路西法摇摇头。

 

主角还未上场,两人先在大厅四周移动观察着布防。 
“四个门。” 
“每个门二到三个守卫。” 
“超能力?” 
“应该没有了,只有东门大门的两个力量型,完全可以被我们避免。——啊,西侧换班了,来了一个能力。”岸定了定神,把注意力转向了盘中的食物。他细碎地嚼着牛肉块“不好吃……”喃喃自语。 
“喂……省省吧你,任务啊。”卡丘手肘戳戳一旁的人,示意他好好专心。 
“废话。”路西法鄙夷的望着,“乌撒人呢?主角怎么还没到场?”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你来穿着女装说?” 
“科科。”面带微笑。 
 
路西法暗骂搭档的心狠手辣,连挚友都不放过。这什么人啊这!

 

 

大厅钟声敲响。乐队开始奏响音乐。 
主角——将军终于到场。 只不过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的是出现了一位男二号—— 

“将军。这边请。”墨蓝色齐肩发掩住那人面容,一束长发被扎在耳际处,灿光的胸饰,麦穗挂饰和腰间的长剑。那人抬头,隐晦的向路西法笑了笑。 
 
“……呵。” 
最难堪的时候两次遇到这家伙,这辈子的运气是不是在遇到师傅的时候就用光了?咳,算了……路西法·岸不动声色摇摇头。 
 
“哈哈哈。怎么了,穆彦,你看见哪个人了?很少看见你笑啊。”乌撒将军大踏步着走进大厅,所有人的目光看见乌撒后自然就都盯向那个将军口中的人物。 
“穆彦?……假名啊。”岸喃喃,默默后退几步。他的动作显然没什么人在意,不过这在寻的眼里就是十成十的明显了——“我只是看到了一位熟人。” 
乌撒将军道:“谁啊?这么巧合,好事啊!哈哈!” 
“啧……” 
寻抬手,指向岸。“将军,正是那位小姐。”这种事儿可少见得很,不好好玩他简直太遗憾了,卡纳兹如此所想。由此可见,寻的恶趣味不是一般大。一旁的卡丘倒是蒙住了,大脑顿时当机。“ What?Excuse me?你这家伙谁?为什么会认识我家路西法?——呸呸呸,我家的什么鬼……”待他思量完又疑惑的看向岸,却收到在意料之中的那种冷漠眼神。 
“这种情况应该不要紧吧?——大概是以前路西法任务里认识的人吧?……哈哈”他看着路西法,只能发出几声干笑。 
 
“哦,那位小姐,请上来让我们一睹芳容吧?” 
呵,色鬼就是色鬼,狗改不了吃屎…… 
路西法暗呸一声,装作矜持,笑盈盈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脚,是在颤抖的。 
 
 
害怕假发突然掉落,害怕有人察觉自己的性别,害怕自己的双脚不听使唤让自己摔跤——“小美人,怎么那么多汗啊?” 
 
我是和你那个“穆彦”认识不是你啊乌撒!!  

 

带大脑还未反应过来,乌撒便已经十分自然的弯腰,在路西法的手背上响亮落下一吻。 
确实,他有足够的资本,长得足够帅气,地位足够高,女人们都趋之若鹜——但是绝对不可能包括路西法!!没办法,只能强忍住恶心“自然”的笑了出来。 
“乌撒大将军,我只不过有些怕热而已,还请您不要在意。”弯腰致意。 
“哈哈,好。嗯,你是……和这位穆彦?……”乌撒眯眼望着眼前的女子,所能感受到面前人的气息不同于其他小女人——他必须保有足够的警惕性。这个女的不一般。他只能这么评价。 
 
 
“回告乌撒大将军,我和穆彦先生只是有几面之缘罢了。”当然——还斗殴过几次,这你就别知道了。路西法自诽。 
 
乌撒继续询问道。 
 
“嗯,请问芳名?” 
 
“安娜。” 
 
“哦,呵呵——那可真真是个美妙的名字!”乌撒点头笑着望向“安娜”,双手背后不停摩挲着。 
 
“谢谢夸赞,大将军。”岸应声答到。 
 
 
 
06
 
所有人已经恢复了刚才各自讲话的热闹场面,敬酒,邀舞。乌撒问候完宾客一圈端着酒杯还想继续与路西法进行交流,卡丘持着酒杯谨慎旁观,而寻只能维持住脸上的表情,好好应付聚拢过来的少女们,另有一些女人们凑在乌撒身边不远处窃窃私语…… 
 
 
 
 
到时间了……嗯。卡丘顺势正了正绅士帽从胸前的口袋拿出怀表,打开又合起。岸余光看见搭档的暗示便立即作出下一步反应——
 
“咳…咳咳……抱歉,大将军,身体不适,我还是现行退场吧?” 
“啊?”乌撒一愣放下酒杯望了望四周的人们又立即微笑说道,“好好,我送你,你……?” 
“啊,我在这里已经订了一间房间,我自己去就好。” 
“不不不,守护一位美丽的小姐回房不让她被心怀不轨的人伤害我将会感到十分愉快的。” 乌撒面带着笑容朝前走了一步。
路西法见乌撒态度如此强硬也“不好说什么”,微微欠身,轻声致歉。

好极了! 
 
卡丘你看任务走向正轨了你给我等着任务一结束我就—— 
“将军,我也陪您一起。” 
 我去我怎么才看出您喜欢捣乱别人任务的性格啊!!卡纳兹!!! 
 
 
 
不过很显然,寻的魅力女人们无法抵挡,她们可不情愿这个难得的帅哥为另一个“女人”而离开这里,一齐围着他叽叽喳喳的好似麻雀一般叫嚷着。 
 
“穆彦我头好晕您能……” 
“穆彦大人我有点喝醉了我……” 
“穆彦……” 
“穆彦大人我……” 
 
被女人们的态度略略惊吓到,他不动声色退后一步欠身回答,“我要陪着将军,作为他的守护侍卫,不能让将军有所差池。”还带着一脸真挚的歉意与不舍—— 
嘴脸!路西法暗自腹诽又不禁皱起眉。因为他必须做好“寻过来打扰”这种最坏打算,或许他可以帮忙?——但是这种可能性太小。叹了口气,皱眉,路西法·岸竟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乌撒听见路西法一声叹息,不知是明了了对方意思还是单纯为了自己,他正正衣着,摆出笑脸道:“穆彦,你不必跟随了。我一个人陪安娜小姐回房,这没什么大不了——对不对,我那可爱的安娜?” 
 
岸眨了眨眼释然似的微笑点头。 
 
啊—— 
我突然觉得放弃任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07
拐出大厅,远离喧闹。走道空寂,只有几个人站在几道门扉前守卫着。  

透过玻璃,天气晴朗,月光下泄,路西法难得如此心静。默不作声,低头前行,脑内不断的思考着下一步行径。乌撒倒是极其愉悦的样子,酒精麻木了大脑,看着眼前娇小的人儿,倒是想对“她”开始动手动脚的,赖不住有人看着,不能下手。

乌撒烦得牙痒痒:“安娜,你房间在哪里?怎么还没走到?”  
岸默不作声。闭眼,指节用力紧攥而发白。他还在等候机会,附近依旧有护卫。  

“安娜?”乌撒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如此安静的环境让他的感官变得敏锐起来,冷下脸顿住脚步,“安娜。”

“是。我亲爱的将军殿下,我的房间,到了。”

瞬间察觉到了危机,那是常年在战场上才磨练出来的危机感!刚准备大声疾呼便被岸扼住喉咙,而这个角度竟是几乎所有侍卫的盲区?!

“将……将军,请您不要这样。”岸打开房门朝里退了几步故意掐着声音说,声音娇媚羞涩,脸上却是得逞的微笑,暗红色的眼眸中尽是危险和嘲讽。乌撒暗骂自己正中美人计,想挣脱路西法却无能为力。这家伙……!手劲大得可怕?!男的!

侍卫们倒是以为乌撒正在对少女上下其手,全部退走。


“所以——请进吧,猎物。”乌撒冷汗直冒。他从未想到过,路西法的笑容在此刻,竟然是比那毒蛇的尖牙还要可怕。


08

退进房间关门便立即把乌撒打昏,乌撒略有挣扎都被路西法牢牢控制住。手刃!乌撒彻底昏厥。见此情况,岸便坐在床边按了一个按钮,又从床头摸索出一根劣质烟,点燃。未成年人不能吸烟?突然想起不知是哪世界国家的规定摇头不语。

“咳咳!”烟味浓烈。
岸狠狠捻灭了烟头,漫不经心把玩着手中的钥匙情绪复杂得有点想发笑。到头来什么计谋都没用上?这有点尴尬,浪费感情。这将军,也太不经打了。

房间寂静的可怕,只有墙上大钟秒针不断滴答敲过的声音。树影婆娑,却是阴沉。突兀,听见了敲门声,路西法愣住,却又立即反应过来,咧开嘴笑了出来。——也对,还有这家伙呢。我们好好会会——“乌撒将军,打扰了。”

“请进,不用客气。推开门吧,你的主人正好好的睡觉呢。”
亲爱的卡纳兹·寻先生!

09
岸用手扇了扇风,把烟味散掉,问着来人:“你是非要插手咯?”

“需要。”

“……需要?”看向来人,略显惊讶。

“你打伤了我的委托人所以要插手——但是……”

“但是?”

“但是,你拿走什么我不管。”

“额……好吧。”,路西法自知理亏,摆摆手,“那,所以要怎么样,爽快一点。”

“打架。有伤痕他才会信我。”

路西法眯眼望着卡纳兹。
“其实,你是想要继续上一次的决斗才对吧?”

“哦,原来不算蠢。”

“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知道么?”寻轻笑。

“啊,果然还是决斗吧。”岸恶狠狠道。

两人的决斗场所其实太过狭小,窄小的房间加上昏厥的乌撒,房门大关,窗户紧闭,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两人一站,一坐。双眼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一阖一吸,甚至是指尖的颤抖也要容纳在视野之中。

还是路西法先动了,一把扯去了长裙,“刺啦”一声,布料撕裂开来,一把扔向卡纳兹并顺势从床底提出了他最心爱的长剑——“互生”。卡纳兹立即扔开长裙布料,拔剑!“铿锵!”——这是,“浮螺”和“互生”首次对决!

“呵,好啊,带着凶器!幸好我也带了我的“互生‘,否则不得被你砍伤了?”路西法朝后一退,双脚还穿着绑着丝带的高跟鞋。重心不稳险些滑倒。而这个破绽卡纳兹不可能放过,他立即冲上去刀背砍下!岸还好躲了过去,险些被砍伤,互生剑鞘已拔,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下闪出光芒迷住了卡纳兹的眼。

战斗中一秒的犹豫都可能反胜为败,寻作为一个军人深知这个道理。朝反光处劈下,又是一次金属碰撞声!

“反应不错。”
“谢谢夸奖!”
岸低头朝前一冲,刀背向寻的左手臂袭去,“咚!”

……
路西法冷冷的看向对手。“为什么,没躲。”

“有伤他才会信我。”

“……”

“还有……”

“什么?”

“不公平而已。”

“哦……靠,头给我转过去。”

“都是男人,再说了你又不是没穿裤子。”

……妹。

10

岸陷入缄默。寻背坐着他,脚边是依旧昏迷的乌撒。

“你搭档呢?”

路西法看了看钟:“差十三秒。”

“哦,我把他拖走了。”卡纳兹站起身,就真的单手把昏迷的男人拖出房间。

“任务物品拿到了吧。”

“啊,拿好了。”

“哦,再见。”

岸掀着眼皮子看向门边的家伙。即使是战斗过后依旧帅气依旧,头发散乱开了却不杂。

“丝带散了。”

“闭嘴,等会儿都要换的。”

“哦。”

“咯吱——啪。”

安静极了。房间只剩一人。路西法长长叹了口气。




“交流完了?”

“谢谢。”

“不用谢,”卡丘看着面前的男子歪头看了看昏厥的乌撒,“这家伙没死?”

“没死。”

“唔,好,我进去了。——哦,被我家路西法打伤了真的不要紧?他手劲挺大的。”卡丘看似很抱歉却不带一点诚意地说到。

“还好。”寻拽拽乌撒的衣服,越过卡丘,踏步离开。

卡丘冷眼盯着寻,一直到他背影消失……





“乌撒先生。装的不错,演技实力派。”

“穆彦,你既然知道那是我的物品为什么不拿回来。”

寻嗤笑一声,给了乌撒一拳:“该拿的东西拿给我。我的任务只是不让你死而已。”乌撒刚想反驳又被给了一拳。

“呸。”不得已扔出任务牌。寻接住,径直捏碎,一股力量缓缓进入体内,温润着伤处。

“我会投诉的。”

“哦。再见。”又是一拳。乌撒这下子彻底昏迷不醒。

11

交任务时,三人再次相遇。
各怀心事,不言不语。

12

“……路西法,吗?” 

 


评论(1)
热度(4)
© 苏鬼 | Powered by LOFTER